帮助手册
总编微博
小  说 长篇连载 散  文 游  记 杂  文 现代诗歌 歌  词 古典诗词 读  书 影音评论 童话寓言
子归论坛 我的首页 专题征文 玩转天下 网友相册 电子杂志 子归书店 专辑排行 小说连载 会员注册 关于子归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杂文 -> 文章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读《鲁迅之死》致林语堂先生
作者:三鉴客 (2003-11-24 04:57:57)

林先生:

??我一直认为鲁迅先生依然活着,因为他的著作还在我的心头呐喊,他的眼睛还在帮助我洞阅世事,他的脊梁还在支撑着我前行,他的骨气还在鼓舞着我写作。今天在网上读到你于民国廿六年十一月廿二日在纽约写的《鲁迅之死》,我才知道鲁迅先生仙逝了,仙逝的时间是民国廿五年十月十九日,也就是公历1936 年 10月 19 日吧?谢谢你为我报丧!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了。那是在我上中学的时候,鲁迅先生在语文课本里提到过你,我才知道你是一位在乱世中善于保护自己且过得很悠闲的精明人。当时我和我的同学都很羡慕你,说你真厉害,能得到鲁迅先生的批评,是多么荣幸啊!就像现在有的小名人或无名人,为了出名,就想着点子让大名人批评自己,被大名人批评的人也就相当于大名人啊!

??后来我才知道,我当时使用的中学课本对你的评价是不公正的,起码因为那时毛主席不太推崇你的学问而让我们没有见识到你的文才和幽默。我在参加工作之后,禁不住出版商包装的诱惑,买了你的《孔子的智慧》、《老子的智慧》及一些散文选集。读了之后确实受益匪浅,感觉你比我伟大多了。你那渊博的知识、舒缓的语态、幽默的句子就象缕缕清风吹拂着我苍白、浅薄、疲倦的心。与鲁迅先生相比,他是一位锄禾日当午的劳动者,而你却是在树底下纳凉闲谈的聪明人;鲁迅因劳作受人尊重,而你因聪明使人喜欢。我知道劳动之于社会发展的重要意义,所以我一直在追随鲁迅先生耕作;但在劳作的间隙我也想轻松片刻,所以我才喜欢听你闲谈。

??因喜欢你,我搜索到了你的文集;因尊重鲁迅先生,我点开了这篇《鲁迅之死》。

??以你与鲁迅先生的交情,你满可以称先生仙逝为“死”的,可这个“死”字在我的潜意识里却是个中性和贬义词,尽管它正确反映了事情的本质。记得蒋介石升天的时候,大陆的报纸上发了一小块消息,标题就是《蒋介石死了》;江青找王母娘娘报到的时候,大陆的报纸上依然是一小块文字,标题也是《江青死了》;而被舆论称为正面人物的重要人士的死讯,报纸上都是称为“逝世”、“仙逝”、“英逝”的,有的干脆连“逝”也避讳,直接称“走了”。我不知道你在标题里面用“死”是什么色彩。若说是无色彩,只是为了简洁,体现你一贯的典雅风格的话也就罢了,但当我在正文的第一句话看到“ 民廿五年十月十九日鲁迅死于上海”时,我感觉你是在用大陆报纸编辑报道让他们反感的蒋介石、江青之死的心态来叙说鲁迅先生仙逝的。

??你在海外,听到鲁迅先生的死讯,惊愕之后,感叹宇宙浩瀚,人生无常:“夫人生在世,所为何事?碌碌终日,而一旦暝目,所可传者极渺。若投石击水,皱起一池春水,及其波静浪过,复平如镜,了无痕迹。唯圣贤传言,豪杰传事,然究其可传之事之言,亦不过圣贤豪杰所言所为之万一。孔子喋喋千万言,所传亦不过《论语》二三万言而已。始皇并六国,统天下,焚书坑儒,筑长城,造阿房,登泰山,游会稽,问仙求神,立碑刻石,固亦欲创万世之业,流传千古。然帝王之业中堕,长生之乐不到,阿房焚于楚汉,金人毁于董卓,碑石亦已一字不存,所存一长城旧规而已。”你由此说到“鲁迅投鞭击长流,而长流之波复兴,其影响所及,翕然有当于人心,鲁迅见而喜,斯亦足矣。宇宙之大,沧海之宽,起伏之机甚微,影响所及,何可较量,复何必较量?鲁迅来,忽然而言,既毕其所言而去,斯亦足矣。”

??你这铺陈排列的功夫足以令我辈学写作文者醉倒,但其中反映出来的观念我却不敢苟同。照你的观点,历史长河绵绵无期,人生苦短,还是算了吧,就这样算了吧,随便玩玩吧。愚以为,一个人的作为在历史长河中的影响固然是渺小的,即使是所谓的大人物,但历史长河毕竟是由一个个渺小的“水分子”组成的,要想推动历史长河流向理想王国,必须发挥每个“水分子”的作用,使每个“水分子”都能发挥积极作用。鲁迅先生正是一个积极的“水分子”,他正在以自己的行动实践并影响着长河中的其他“水分子”们奋力前行。“鲁迅投鞭击长流”,是在鞭挞沉沦,激励同志,做着神圣的事业,怎么说他像小孩玩家家一样,“见而喜,斯亦足矣”了呢?鲁迅先生的一生是珍惜时间的一生,世界仍然千疮百孔,仍然需要他疗救,他的事业未竞,他怎么会像社会上的混混一样,“忽然而言,既毕其所言而去,斯亦足矣”了呢?

??从你接下来的文字里可以看出你与先生的交情是不一般的:“鲁迅与我相得者二次,疏离者二次,其即其离,皆出自然,非吾与鲁迅有轾轩于其间也。吾始终敬鲁迅;鲁迅顾我,我喜其相知,鲁迅弃我,我亦无悔。大凡以所见相左相同,而为离合之迹,绝无私人意气存焉。我请鲁迅至厦门大学,遭同事摆布追逐,至三易其厨,吾尝见鲁迅开罐头在火酒炉上以火腿煮水度日,是吾失地主之谊,而鲁迅对我绝无怨言是鲁迅之知我。《人世间》出,左派不谅吾之文学见解,吾亦不愿牺牲吾之见解以阿附初闻鸦叫自为得道之左派,鲁迅不乐,我亦无可如何。鲁迅诚老而愈辣,而吾则向慕儒家之明性达理,鲁迅党见愈深,我愈不知党见为何物,宜其刺刺不相入也。”

??且不说你们当年的文学见解之纷争孰是孰非,在下很佩服你的“明性达理”,而更佩服鲁迅先生的“党见愈深”。“明性”应先明人心思善之性,“达理”应先达事物运动之理。人心思善就要铲除世间恶的东西;事物运动有一定的规律,“达理”者应该遵循和坚持。所以,“明性达理”的最高境界就是认识事物、坚持真理、铲除丑恶、臻于美好。而所谓鲁迅先生的“党见”,不就是指先生对世界的见解和看法吗?坚持得很了,就是“党见愈深”了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鲁迅先生的“党见愈深”才是真正的“明理见性”,其他的“明理见性”只是逃避现实的措辞罢了。

??“鲁迅与其称为文人,不如号为战士。战士者何?顶盔披甲,持矛把盾交锋以为乐。不交锋则不乐,不披甲则不乐,即使无锋可交,无矛可持,拾一石子投狗,偶中,亦快然于胸中,此鲁迅之一副活形也。德国诗人海涅语人曰,我死时,棺中放一剑,勿放笔。是足以语鲁迅。

??“鲁迅所持非丈二长矛,亦非青龙大刀,乃炼钢宝剑,名宇宙锋。是剑也,斩石如棉,剑锋不挫,刺人杀狗,骨骼尽解。于是鲁迅把玩不释,以为嬉乐,东砍西刨,情不自已,与绍兴学童得一把洋刀戏刻书案情形,正复相同,故鲁迅有时或类鲁智深。故鲁迅所杀,猛士劲敌有之,僧丐无赖,鸡狗牛蛇亦有之。鲁迅终不以天下英雄死尽,宝剑无用武之地而悲。路见疯犬、癞犬、及守家犬,挥剑一砍,提狗头归,而饮绍兴,名为下酒。此又鲁迅之一副活形也。”

??不能不佩服你的画像功夫,但你对鲁迅先生的画像却有失偏颇。诚然,鲁迅乃一战士,但决不是以战取乐者,更不是“以石子投狗”取乐的无聊者,他是在进行着一场圣战,一场正义赋予给他的刺邪之战!

??笔,在有闲者手里也许是一个吟风弄月的玩具,而在战士手里却是铲除邪恶的正义之剑,这剑,正是社会所必需的。

??“ 然鲁迅亦有一副大心肠。狗头煮熟,饮酒烂醉,鲁迅乃独坐灯下而兴叹。此一叹也,无以名之。无名火发,无名叹兴,乃叹天地,叹圣贤,叹豪杰,叹司阍,叹佣妇,叹书贾,叹果商,叹黠者、狡者、愚者、拙者、直谅者、乡愚者;叹生人、熟人、雅人、俗人、尴尬人、盘缠人、累赘人、无生趣人、死不开交人,叹穷鬼、饿鬼、色鬼、谗鬼、牵钻鬼、串熟鬼、邋遢鬼、白蒙鬼、摸索鬼、豆腐羹饭鬼、青胖大头鬼。于是鲁迅复饮,俄而额筋浮胀,睚眦欲裂,须发尽竖;灵感至,筋更浮,眦更裂,须更竖,乃磨砚濡毫,呵的一声狂笑,复持宝剑,以刺世人。火发不已,叹兴不已,于是鲁迅肠伤,胃伤,肝伤,肺伤,血管伤,而鲁迅不起,呜呼,鲁迅以是不起。”

??鲁迅先生战斗的意义,不是以战取乐,更不是为了给自己弄点下酒小菜,喝晕酒发牢骚。他感叹各色人等,就是因为他们身上有灰尘、肿瘤乃至SASI病毒,他正努力清洁他们、唤醒他们、疗救他们。当然,对那些害人鬼他会刺上一剑,也是为了人类的进步、社会的安宁。有这样一副忧国忧民忧天下的“大心肠”,总比面对国难作壁上观的冷血动物要好吧?

??“我以我血荐轩辕”,而鲁迅不起,呜呼,鲁迅先生以是不起。

??对了,你也随历史长河而去了,生者不应该责备亡者,这篇短文就作为对你的祭奠吧。愿你幽默的笔在阴间别再嘲笑战士的剑!

??                2003年11月23日三鉴客于三鉴堂上

相关专辑
·醉文
责任编辑:︱本文共有评论18篇︱已被阅读过3607 | 共2人参与投票 | 平均得分3加入我的子归收藏夹
诺言 评论时间:2004-08-05 11:30:05
对鲁迅先生不好评价
但是我一向都很喜欢林语堂先生的文章


而三鉴客本文的文笔的甚是犀利
我好生佩服
Top
三鉴客 评论时间:2004-08-04 18:33:38
谢谢与思的批评!

才看到,抱歉。

有诸位网友的关心、批评、支持,我想,我的文章会进步的。
Top
与思 评论时间:2004-02-26 08:51:54
三鉴客老先生,小子我又不得不说了,你的文章太直白,很难给读者留下思考的余地。我很难否认这是篇好文章,无论从立意还是对文字的驾御能力来说,老先生的功力不能不谓之厚也。把读者的认知、情感带入一种境界,这是老先生成功的地方,如果老先生能通过留给读者思考的空间,让读者通过自己的领悟而达到这一境界,那么,老先生的文章将到达一个很高的层次。到时候小子我就来拜老先生为师,就不知道老先生肯收留不了。
Top
黄一琼 评论时间:2003-12-14 08:34:58
菜根谭说,节义之人济以和衷,才不启忿争之路;功名之士承以谦德,方不开嫉妒之门。
我以为是。
三鉴客老师的杂文确实写得好,骨格清奇,锋芒毕露,立意直正,荡气回肠!
Top
冬风 评论时间:2003-12-02 00:14:43
我崇敬鲁迅!
三鉴客老师的文章也让我崇敬!
Top
琼庐 评论时间:2003-11-29 17:17:42
鲁迅学看来颇深奥,至少在我心目中 他的确是一个勇猛的民族战士.这不仅仅只是是否对日军暴行谴责的缘故,更因为能对国人的看客心理、 愚昧盲从等大力针灸.
Top
江南瘦马 评论时间:2003-11-29 06:30:40
请持“鲁迅先生对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的暴行给予最强烈的谴责,”观点的人说具体一点,你在鲁迅哪本书上读到的,也好让我也来读一读。又“可现在不少的日本图书馆,对中国人写的书,收藏得很少,但在它们的藏书里面,却少不了鲁迅先生的著作,日本的“鲁迅学”甚至比中国人研究还要深刻。”你是否想过,这又是为什么?

Top
陈梦星 评论时间:2003-11-28 17:53:09
赞同三鉴客老师的观点。有人说,日本人只对“强者”给以敬意,对于“弱者”给以鄙视。鲁迅先生对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的暴行给予最强烈的谴责,可现在不少的日本图书馆,对中国人写的书,收藏得很少,但在它们的藏书里面,却少不了鲁迅先生的著作,日本的“鲁迅学”甚至比中国人研究还要深刻。可见鲁迅先生的伟大。
Top
泰张 评论时间:2003-11-28 00:05:26
好犀利的文笔!
Top
文青 评论时间:2003-11-27 00:47:26
好久没读三鉴客的文章了,今日读来,荡气回肠。为三鉴客作歪一首:
笔吐珠玑文生花
讽古喻今任由他
挥毫泼墨丹青赋
清风傲骨气自华
Top
池上客 评论时间:2003-11-26 20:43:49
此文很有份量,得暇细细学习。
先加酷。
Top
锦衣卫 评论时间:2003-11-25 03:31:18
最初由 大江东去 发布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总是夸大鲁迅跟林语堂之间的龃龉,请看林语堂下面的几句话(摘自林语堂的《鲁迅之死》):
鲁迅与我相得者二次,疏离者二次,其即其离,皆出自然,非吾与鲁迅有轾轩于其间也。吾始终敬鲁迅;鲁迅顾我,我喜其相知,鲁迅弃我,我亦无悔。大凡以所见相左相同,而为离合之迹,绝无私人意气存焉。我请鲁迅至厦门大学,遭同事摆布追逐,至三易其厨,吾尝见鲁迅开罐头在火酒炉上以火腿煮水度日,是吾失地主之谊,而鲁迅对我绝无怨言是鲁迅之知我。《人世间》出,左派不谅吾之文学见解,吾亦不愿牺牲吾之见解以阿附初闻鸦叫自为得道之左派,鲁迅不乐,我亦无可如何。鲁迅诚老而愈辣,而吾则向慕儒家之明性达理,鲁迅党见愈深,我愈不知党见为何物,宜其刺刺不相入也。然吾私心终以长辈事之,至于小人之捕风捉影挑拨离间,早已置之度外矣。

我想,读者诸君看了上面的一些话后,一定会更深入地了解鲁迅和林语堂的关系了。鲁迅和林语堂之间固然有龃龉,但绝不象某些挑拨离间的小人所夸张的那种滔天怨仇,他们不过是观念上的不同性格上的差异。从林语堂的那句“然吾私心终以长辈事之,至于小人之捕风捉影挑拨离间,早已置之度外矣。”我们足以看出林语堂对鲁迅的态度了。



这又有人说,鲁迅和林语堂的关系很好,猩猩相惜。

是呀,其实锦衣卫跟小河倒流的关系也十分不错,大家一定要深入了解,不可被小人之捕风捉影挑拨离间迷惑。

都是中国人嘛,还是要讲关系,讲面子的。鲁迅和林语堂,锦衣卫和小河倒流,都来中庸中庸,和和稀泥。
Top
新戏子 评论时间:2003-11-25 03:08:56

1957年,伟大领袖毛主席说:以我的估计,(鲁迅如果还活着)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

那么,鲁迅会选择‘坐牢’还是会‘不做声’,而做一个‘很悠闲的精明人’呢?








Top
大江东去 评论时间:2003-11-24 13:44:53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总是夸大鲁迅跟林语堂之间的龃龉,请看林语堂下面的几句话(摘自林语堂的《鲁迅之死》):
鲁迅与我相得者二次,疏离者二次,其即其离,皆出自然,非吾与鲁迅有轾轩于其间也。吾始终敬鲁迅;鲁迅顾我,我喜其相知,鲁迅弃我,我亦无悔。大凡以所见相左相同,而为离合之迹,绝无私人意气存焉。我请鲁迅至厦门大学,遭同事摆布追逐,至三易其厨,吾尝见鲁迅开罐头在火酒炉上以火腿煮水度日,是吾失地主之谊,而鲁迅对我绝无怨言是鲁迅之知我。《人世间》出,左派不谅吾之文学见解,吾亦不愿牺牲吾之见解以阿附初闻鸦叫自为得道之左派,鲁迅不乐,我亦无可如何。鲁迅诚老而愈辣,而吾则向慕儒家之明性达理,鲁迅党见愈深,我愈不知党见为何物,宜其刺刺不相入也。然吾私心终以长辈事之,至于小人之捕风捉影挑拨离间,早已置之度外矣。

我想,读者诸君看了上面的一些话后,一定会更深入地了解鲁迅和林语堂的关系了。鲁迅和林语堂之间固然有龃龉,但绝不象某些挑拨离间的小人所夸张的那种滔天怨仇,他们不过是观念上的不同性格上的差异。从林语堂的那句“然吾私心终以长辈事之,至于小人之捕风捉影挑拨离间,早已置之度外矣。”我们足以看出林语堂对鲁迅的态度了。
Top
大江东去 评论时间:2003-11-24 13:36:30
我一直认为鲁迅先生依然活着,因为他的著作还在我的心头呐喊,他的眼睛还在帮助我洞阅世事,他的脊梁还在支撑着我前行,他的骨气还在鼓舞着我写作。(三剑客语)

引起我强烈的共鸣!!!
Top
大江东去 评论时间:2003-11-24 13:34:12
《鲁迅之死》——作者林语堂
  
民廿五年十月十九日鲁迅死于上海。时我在纽约,第二天见Herald-Tribune电信,惊愕之下,相与告友,友亦惊愕。若说悲悼,恐又不必,盖非所以悼鲁迅也。

  鲁迅不怕死,何为以死悼之?夫人生在世,所为何事?碌碌终日,而一旦暝目,所可传者极渺。若投石击水,皱起一池春水,及其波静浪过,复平如镜,了无痕迹。唯圣贤传言,豪杰传事,然究其可传之事之言,亦不过圣贤豪杰所言所为之万一。孔子喋喋千万言,所传亦不过《论语》二三万言而已。始皇并六国,统天下,焚书坑儒,筑长城,造阿房,登泰山,游会稽,问仙求神,立碑刻石,固亦欲创万世之业,流传千古。然帝王之业中堕,长生之乐不到,阿房焚于楚汉,金人毁于董卓,碑石亦已一字不存,所存一长城旧规而已。鲁迅投鞭击长流,而长流之波复兴,其影响所及,翕然有当于人心,鲁迅见而喜,斯亦足矣。宇宙之大,沧海之宽,起伏之机甚微,影响所及,何可较量,复何必较量?鲁迅来,忽然而言,既毕其所言而去,斯亦足矣。鲁迅常谓文人写作,固不在藏诸名山,此语甚当。处今日之世,说今日之言,目所见,耳所闻,心所思,情所动,纵笔书之而罄其胸中,是以使鲁迅复生于后世,目所见后世之人,耳所闻后世之事,亦必不为今日之言。鲁迅既生于今世,既说今世之言,所言有为而发,斯足矣。后世之人好其言,听之;不好其言,亦听之。或今人所好之言在此,后人所好在彼,鲁迅不能知,吾亦不能知。后世或好其言而实厚诬鲁迅,或不好其言而实深为所动,继鲁迅而来,激成大波,是文海之波涛起伏,其机甚微,非鲁迅所能知,亦非吾所能知。但波使涛之前仆后起,循环起伏,不归沉寂,便是生命,便是长生,复奚较此波长波短耶?

  鲁迅与我相得者二次,疏离者二次,其即其离,皆出自然,非吾与鲁迅有轾轩于其间也。吾始终敬鲁迅;鲁迅顾我,我喜其相知,鲁迅弃我,我亦无悔。大凡以所见相左相同,而为离合之迹,绝无私人意气存焉。我请鲁迅至厦门大学,遭同事摆布追逐,至三易其厨,吾尝见鲁迅开罐头在火酒炉上以火腿煮水度日,是吾失地主之谊,而鲁迅对我绝无怨言是鲁迅之知我。《人世间》出,左派不谅吾之文学见解,吾亦不愿牺牲吾之见解以阿附初闻鸦叫自为得道之左派,鲁迅不乐,我亦无可如何。鲁迅诚老而愈辣,而吾则向慕儒家之明性达理,鲁迅党见愈深,我愈不知党见为何物,宜其刺刺不相入也。然吾私心终以长辈事之,至于小人之捕风捉影挑拨离间,早已置之度外矣。

  鲁迅与其称为文人,不如号为战士。战士者何?顶盔披甲,持矛把盾交锋以为乐。不交锋则不乐,不披甲则不乐,即使无锋可交,无矛可持,拾一石子投狗,偶中,亦快然于胸中,此鲁迅之一副活形也。德国诗人海涅语人曰,我死时,棺中放一剑,勿放笔。是足以语鲁迅。

  鲁迅所持非丈二长矛,亦非青龙大刀,乃炼钢宝剑,名宇宙锋。是剑也,斩石如棉,其锋不挫,刺人杀狗,骨骼尽解。于是鲁迅把玩不释,以为嬉乐,东砍西刨,情不自已,与绍兴学童得一把洋刀戏刻书案情形,正复相同,故鲁迅有时或类鲁智深。故鲁迅所杀,猛士劲敌有之,僧丐无赖,鸡狗牛蛇亦有之。鲁迅终不以天下英雄死尽,宝剑无用武之地而悲。路见疯犬、癞犬、及守家犬,挥剑一砍,提狗头归,而饮绍兴,名为下酒。此又鲁迅之一副活形也。

  然鲁迅亦有一副大心肠。狗头煮熟,饮酒烂醉,鲁迅乃独坐灯下而兴叹。此一叹也,无以名之。无名火发,无名叹兴,乃叹天地,叹圣贤,叹豪杰,叹司阍,叹佣妇,叹书贾,叹果商,叹黠者、狡者、愚者、拙者、直谅者、乡愚者;叹生人、熟人、雅人、俗人、尴尬人、盘缠人、累赘人、无生趣人、死不开交人,叹穷鬼、饿鬼、色鬼、谗鬼、牵钻鬼、串熟鬼、邋遢鬼、白蒙鬼、摸索鬼、豆腐羹饭鬼、青胖大头鬼。于是鲁迅复饮,俄而额筋浮胀,睚眦欲裂,须发尽竖;灵感至,筋更浮,眦更裂,须更竖,乃磨砚濡毫,呵的一声狂笑,复持宝剑,以刺世人。火发不已,叹兴不已,于是鲁迅肠伤,胃伤,肝伤,肺伤,血管伤,而鲁迅不起,呜呼,鲁迅以是不起。
Top
有风掠过 评论时间:2003-11-24 05:46:45
三哥的杂文写的果然好!有理,有力,有据。
看过此文之后,无论是对鲁迅,还是对林语堂先生都有了深一步的了解和认识。看来,今后,我须加强学习才是。呵呵。三哥就做我的老师吧!如何?
:)
Top
锦衣卫 评论时间:2003-11-24 05:40:58

纵观此文,密密麻麻地令俺老粗头疼,就明白了一个意思:林语堂死了,鲁迅没死。

真是活见鬼,现在的本土文人都疯了吗?或者说,都退了吗?再出一个鲁迅,那是停顿,只崇拜鲁迅一个,那是不进则退。

脏汉污唐,那时文人的作用,除了给朝廷挠挠痒,可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什么时候文人变得那么厉害,笔杆子可以胜大刀了?鲁迅一张嘴,大概就骂跑了日本侵略者,如果他不骂,大家都要做亡国奴了不是?

战士原来是这样整天坐着动一根笔的,我还以为凇沪战役阵亡那些军士才配叫战士哩。当然,他们的尸体早已烂光了,名字也没人会记得,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文化没组织,死了还不白死?

印第安人以割下敌人的头皮作为战士的标志,这样的实物对于咱们的文人是扯淡,他们不愿意参军不愿意打仗什么都不愿意做,动好了一张嘴皮子就是个好战士。如此看来二战是士兵打赢的,而不是战士。

给三鉴客先生行个军礼,咱的头像是兵士,绝非战士。
Top
用户名: 密码:   如果您还没有注册,请点 这里

真酷 挺好 一般 勉强 糟糕   
更多推荐阅读 >>
查看热点文章 >>
查看最新文章 >>
畸恋中的至爱亲情:侄儿为叔叔“拉帮套”
心海有叶乌篷船——读周作人的散文《乌篷船》
《喜雨亭记》读后感慨
俄狄浦斯王的悲剧分析
风儿吹 风儿摇 (儿歌——曲谱版)
点点滴滴都是妈妈的爱
欲望乡村.一个陕北女人的故事(一)
音乐艺术起源的“模仿说”
欲望乡村.一个陕北女人的故事(十)
透析“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的审美思想及人格情怀
更多小说连载 >>
 
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其他网站或媒体如要转载请 联系我们
首页会员注册原创空间本站专辑精品文章电子杂志子归书店论坛关于我们帮助手册申请加盟
2001-2010©子归原创文学网    蜀ICP备050025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