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手册
总编微博
小  说 长篇连载 散  文 游  记 杂  文 现代诗歌 歌  词 古典诗词 读  书 影音评论 童话寓言
子归论坛 我的首页 专题征文 玩转天下 网友相册 电子杂志 子归书店 专辑排行 小说连载 会员注册 关于子归
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空间 -> 读书 -> 文章2020年4月7日 星期二

■九十年代长篇小说一瞥
作者:朴素 (2004-04-28 05:18:02)

■九十年代长篇小说一瞥




时光悠悠,站在2002年的门槛上回首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文学创作,长篇小说无疑是其中的一道特别绚丽的风景。九十年代的长篇小说不但呈现出百花齐放式的多元化创作角度,而且确实出现了一批艺术思想含量颇高的佳作。虽然九十年代的长篇小说创作承载了八十年代长篇小说创作的历史意识,却突破了像《新星》(柯云路著)、《古船》(张炜著)、《活动变形人》(王蒙著)、《金牧场》(张承志著)等八十年代长篇佳作的"问题"视角,九十年代长篇小说的叙述角度、叙述方式与手段都显得丰富多彩,探索性的长篇创作也锋芒毕露,一个多元化的文学时代悄然来临。

在一个很长的时间里,我一直关注九十年代的长篇小说创作,可以说我一直漫游在长篇小说所创造的精神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奇花异草让我沉醉,先锋与写实让我领悟到生命的存在与价值,是文学陪我走过着一段灰暗的人生之旅。再回首时,我便以"一瞥"的形式写下我对九十年代长篇小说的观感与赞颂。也许它是偏颇的,但却是我个人性的体验与感受,或者还有生命的共鸣与安慰。遗漏是难免的,人世间总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宗教题材写作:由于汉语思想界对上帝隔膜已久,又缺乏对宗教的体验与信仰。故宗教性的小说创作在中国一直阙如。直到张承志的《心灵史》的出现才填补了一个空白。事实上张承志的《大坂》、《九座宫殿》、《残月》、《黄泥小屋》甚至《西省暗杀考》,都是具有宗教情绪的优秀之作。而《心灵史》更是历史、宗教、文学的互相融合,它朴素、雄浑、磅溥、激情澎湃,以巨大的震撼让人敞开心灵,倾听从俗界平庸的人生之外的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声音,这是为信仰牺牲和受难的声音,是追求理想和人道、能抵达终极海岸的声音。另外北村的《施洗的河》以"沉沦与救赎"的主题呼唤信仰与宗教的降临。渴望聆听神的声音。宗教性的写作在长篇小说创作中是一个另类,也许宗教离我们还很远,很远。

现实问题写作:这是九十年代长篇小说写作中最庞大的一群,如周梅森的《人间正道》系列三部,邓一光的《我是太阳》、陆天明的《苍天在上》、王跃文的《国画》、张平的《十面埋伏》、柳建伟的《突出重围》、《北方城郭》等,虽然这些现实问题的写作对现实生活、切入的角度较以前多变,不再仅仅局限于写改革,而是表现生活的丰富性和深刻性。但由于其题材的局限与读者的阅读期待,此类小说往往高扬主旋律的创作大旗,描写现实的表面,缺乏更深层次的挖掘,流于肤浅,并没有给我们提供独特的审美视角。现实主义创作在根本上是一种批判现实的写作,而不是美化现实。纵观现实题材的长篇小说,似乎还缺少直面社会底层的优秀创作。

历史传奇写作:在这个领域里,比较有代表性的长篇小说有项小米的《英雄无语》、张笑天的《太平天国》、冯昭的《世纪之门》、刘斯奋的《白门柳》、唐浩明的《曾国藩》等。九十年代长篇小说对历史的书写走出了专写起义农民的模式,唐浩明、二月河等一批作者大胆地将笔触伸进帝王将相的天地。这并不是一般的写作对象的转移,它在深层突破了传统意识形态中奴隶创造历史的"英雄史观"。而刘斯奋则更突破了"寻找历史创造者"的思路,把目光投向了文人--历史思考者,《白门柳》的深入开掘,使作品成为中国文人心灵史的浮雕。项小米的《英雄无语》是对革命历史题材创作的一个突破。它把笔触深入到英雄的灵魂深处,通过对英雄人性的复杂描写,体现了一种发人深思的"审父"意识。

文化、寻根写作:寻根文学在八十年中期引起文坛的广泛关注,进入九十年代,文化、寻根的长篇写作方兴未艾,代表作有韩少功的《马桥词典》、陈忠实的《白鹿原》、贾平凹的《土门》《高老庄》、张炜的《九月寓言》、阿来的《尘埃落定》、刘震云的《故乡面与花朵》、李佩甫的《羊的门》、王安忆的《长恨歌》、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史铁生的《务虚笔记》等。

由于"马桥之争",韩少功的《马桥词典》引起了广泛关注,但也因为"马桥之争",评论家及读者过多关注论争官司的结果,而忽略了小说的文学价值与艺术创新。《马桥词典》利用一个个词条组织历史,树碑立传,这显然是一个罕见的实验。不难想到,在词典与文学之间抛出一条联结的索道,这需要不拘成规的想像力。可以说《马桥词典》向我们展现了作者深刻的思想、宽广的视野和丰富的内心,同时也显示了小说的可能性。陈忠实的《白鹿原》以重现历史的雄心,想像出了一批活灵活现的人物和故事召回白鹿原上已逝的时光。贾平凹的《土门》脱离了作者一贯的对都市的隔膜、排斥和对乡村的赞美、向往的情结,而对城市腐朽生存方式和乡村保守心态进行理智的双重批判。九十年代的长篇小说在文化寻根题材上的写作是相当成功的,也可以说是成就最突出的。展现了多姿多彩的写作方式及其广阔无边的丰富内蕴。

女性主义写作:八十年代女作家的写作是以男人视角,关注社会重大问题,从小说的内容上根本看不出女性独有的特点。但到了九十年代,陈染、林白、海男、徐小斌等一批女作家向男性文化和男性叙事模式发起强有力的挑战。诞生了一批精致的女性主义文本如《一个人的战争》《说吧,房间》(林白)、《私人生活》(陈染)、《羽蛇》(徐小斌)等,女性作家们以其枝繁叶茂的语言,用一种打破男性单一线形逻辑的女性发散性思维的表现形式,描述出经由身体而感知的隐秘的女性生命体验。一些特殊的表意代码,诸如有关女性的自慰、自恋、镜中之像、飞翔……等等也都在文本中凸显,显现出女性生命和话语的勃勃生机。可以说,女性主义创作是九十年代文坛上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探索性写作:"探索性写作是一个歧义较多的词,从某种角度上说韩少功的《马桥词典》也属此类。本文论述的探索小说是曾维浩的《弑父》、阎连科的《日光流年》、童天一(即钟健夫)的《返祖》、东西的《耳光响亮》。《弑父》虚构了一个虚幻的故事,我们无法把现实生活作为参照的系数,无法调动我们自己的生活感受到阅读中去体验作品的思想内涵。我们很难用习惯的标准去判断它的对错、是非、正谬,平素正常的思维在阅读这个故事的时候也时时受到了作者不言而喻的阴击。《日光流年》的写作采用了时光倒流的新颖手法,使读者在阅读时体会到了作者创作手法的变化和独具的匠心,让人看到作为探索性的长篇小说在小说观念的审美和层面,显得别开生面。《返祖》的强烈实验性冲淡了它的文本意义,可能评论家对此书的认识还不足。东西的《耳光响亮》其实是本土化的"嬉皮士小说",由于写作手法简洁明快,使得青春和生活的气息朴面而来,让人回味再三。

九十年代长篇小说的匆匆一瞥,必有遗珠之憾。譬如像王小波这样奇异的写作者,我一直未能找到有效的方式对他进行评论,只好暂时放弃,以后一定会有谈到他的时候。当我以六种粗陋简单的写作形式来划分丰富多彩的创作内容,无疑是一种冒险之旅。但在"冒险之旅"中却蕴含了阅读者的亲身体验与感受,或许也自有其价值吧。好的小说,大都是既在潮流之中,又与潮流保持着一定的审美距离。从这种角度来观照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长篇小说,其中确有可以流传后世的作品。我们就静静等待时间之河的审判吧。

相关专辑
·朴素文集
责任编辑:︱本文共有评论12篇︱已被阅读过4594加入我的子归收藏夹
云游青天 评论时间:2004-05-15 17:56:03
读朴素的文章,涨我个人的见识!
Top
狂笑杨过不痴情 评论时间:2004-05-07 05:11:19
谢谢了.我们是在讨论问题.不是在研习禅宗.研究者就是要执着于自己所关心的东西.也不用打什么机锋.下乘又如何??
Top
朴素 评论时间:2004-05-07 00:55:19
你如此执著,早已落了下乘:)
Top
狂笑杨过不痴情 评论时间:2004-05-07 00:13:49
具有专业眼光是一回事.仅仅说明了他关注的东西大部分是严肃文学研究所关注的东西而已.文章有真知灼见有是另外一回事情.子归网特约请他约稿,他也写点什么为好啊.随便捡一篇应付.让人看不过去.何况这篇文章写得泛泛,流水账而已.九十年代一瞥,何等轻松自如. 十年啊!!中国现代文学有三个十年.中国当代文学又有几个十年?这中大而无当的东西其实没什么价值.我觉得子归没必要向学院研究靠拢 .或许大家看了或许会对纯文学阅读产生些兴趣,具有一定意义的扫盲功能
至于楼上的那位就更可笑了.文章里所提到的作品大部分都是九十年代小说研究里的显学.知道这些东西,不过基本功而已.称之博览群书,确实夸张.至于听您在对个个作者进行的解读.倒不如大家有时间弄本文学史来读读吧.张炜跑去研究<楚辞>了.海男林白被卫慧棉棉取代了.余华在<活着>后面还有成就一样突出的<许三观卖血记>.寻根文学早就烟消云散了,称之为没落也不大合适吧.九十年代的小说是相比而言很差劲.居然能让你如此赞叹,也不大容易.七十年代作家还没有展现出才华呢.八十年代写手就要会学会反思了吗.任何时代都有自己的先锋文学.不过今天的先锋还地处边缘,不被你认知而已.有人觉得受益非浅,我觉得开卷无益.也没打算说服别人.如果有人能有此对纯文学发生些兴趣,那倒是件好事情.
Top
陆哲 评论时间:2004-05-06 22:36:24
??张先生是很有名望的一位学者,我以前看过他的东西,那位朋友的却误会了。

??此文总结性的提到了诸位作家的文本,很佩服您的博览群书。

??在我印象中最深的就是白鹿原了,虚实手法大气,把一个年代的历史压缩到两个家族的悲欢离合上。但有些地方衔接的有点散乱,未免美中不足。

??张伟是我们山东才子,他的东西一致是很有力量的。古船 九月寓言 都体现了张伟式的风格,但农村题材写多了,恐怕有点空间狭窄。听说他最近开始步入城市题材的写作。

??张承志 很感叹的一个名字,西省暗杀考,九座宫殿。都是很著名的中篇。

??西省暗杀考里面的老阿訇伊斯尔,刚烈和愤怒,最后转化为平和的带有圣教徒光环的智者过程,很感人。

??王乐文的国画,勾画出了一个官仆的形象,写实中带有辛辣的讽刺。很佩服。

??余华似乎写完活着,就已经到了一个高度,后期的作品很难超出者部小说。

??漏掉的王晓波,其作品不管用黑色幽默也好,超现实主义也好,似乎总在不停的重复中过日子,故事的讲述诡异多变,但似乎有些繁乱,比如把一个简单的故事复杂化了。他的作品在宣扬一种思想,也在讽刺一种制度,我很喜欢。

??先锋主义者们走到九零年代末期,似乎仍在坚持得不多了。其创新性也大为改变,好像仍旧抱着那套旧理论不放。谈不上有多少先锋的味道了。

??阎连科似乎是此中杀出的一匹黑马,最近的一部小说公然认为是现实主义阻碍了小说的发展。

??他在这部小说里创造性的制造了一个虚拟的自由村落。

??女性群落里,海南是个才女,成名极早,不过我最近很少看他的东西。

??徐晓斌,似乎更加关注日常生活中的女性的郁闷,他的东西总是建立在一些细小琐碎的事件上,一次来反映现实中的女性的无奈。

??另外我喜欢的中国作家群落里,有一个人不得不提,那就是作家残雪,诡异的构成风格很有点令人瞠目结舌的味道。但似乎走不出那种风格带来的固有的圈套。

??其实我更看好寻根一代整体追求。他们的东西给人带来的震撼力好像要多一些,但走到今天,也已成为一个开始没落的写作群体,毕竟社会的进步是飞快的。

??九零年代惊鸿一瞥,留给我们的似乎更多的是对历史的追溯,那一代人的深厚功底,思维的深度。总要留给我们西西思考。但已经不会带给我们新的思维角度了。

??如何开始铨释一个新的思维角度,这似乎成为八零一代生人的写手们更为关注的问题,也是必须要行进的一个问题。

??读了老师的东西总觉得受益匪浅。谢谢!
Top
蒹葭苍苍 评论时间:2004-05-06 22:28:33
朴素是我邀请来子归发文的。你刚才不也说“惊子归上竟有如此具有专业眼光的论述”?那么这样的好文章,多发几个地方给大家看看也无妨,况且,网络上的一稿多投是很常见的。
Top
狂笑杨过不痴情 评论时间:2004-05-06 22:17:36
一稿多投也没什么意思.我误会又怎么样.责任全在我吗.切~~~况且现在中国长篇小说和散文都是一踏糊涂.
Top
蒹葭苍苍 评论时间:2004-05-06 22:01:20
张立国先生的笔名就叫朴素,这在网上和报刊的介绍里都有说明,是你误会了。
Top
狂笑杨过不痴情 评论时间:2004-05-06 21:38:53
看了以后略微奇怪.心惊子归上竟有如此具有专业眼光的论述.心中怀疑,遂用搜索引擎一查.果然是抄袭:
http://www.white-collar.net/wx_hsl/...i/xd_02/078.htm


毕竟这里没有学院派学者的.这种文章一拿来就很可笑.
Top
有风掠过 评论时间:2004-04-30 22:48:59
总结的很全面,真是难得啊。谢谢你一直关照读书时间。:)
Top
抚浔 评论时间:2004-04-30 08:43:37
楼主读的书真多。佩服!

不过《永不瞑目》也写的挺不错的,只是不记得是不是90年代的作品。
Top
蒹葭苍苍 评论时间:2004-04-28 05:42:08
一直对宗教题材的小说了解较少。在九十年代的女作家中,觉得林白是最有灵性和个性的一个。

谢谢朴素的评论和介绍。
Top
用户名: 密码:   如果您还没有注册,请点 这里

真酷 挺好 一般 勉强 糟糕   
更多推荐阅读 >>
查看热点文章 >>
查看最新文章 >>
更多小说连载 >>
 
本站作品版权作者所有,其他网站或媒体如要转载请 联系我们
首页会员注册原创空间本站专辑精品文章电子杂志子归书店论坛关于我们帮助手册申请加盟
2001-2010©子归原创文学网    蜀ICP备05002561号